• <kbd id="geewa"></kbd>
    •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  設為首頁

    增強國家安全意識 自覺維護國家安全

    民俗文化

    郭堅在羌白

    時間:2019/9/8 22:41:48   作者:王凌琴   來源:同州網   閱讀:1236   評論:0
    內容摘要:郭堅在羌白——羌白故事之一不好咧不好咧,郭堅隊伍可到咧,穿黃衣戴黃帽,腰里別著盒盒炮,一走一捏咯爆爆,一下打到華陰廟……一,郭堅其人郭堅,字方剛,原名振軍,蒲城平路廟郭家村人。民間有郭堅曾為清末秀才(舉人)一說。他寫得一手好字,特好黃山谷體,所到之處,常有人求字,羌白李某曾有一幅郭堅所書對聯“鐵肩擔道義,辣手著文章”。...

    郭堅在羌白

    ——羌白故事之一

     

    不好咧 不好咧,

    郭堅隊伍可到咧,

    穿黃衣 戴黃帽,

    腰里別著盒盒炮,

    一走一捏咯爆爆,

    一下打到華陰廟……

    一,郭堅其人

    郭堅,字方剛,原名振軍,蒲城平路廟郭家村人。民間有郭堅曾為清末秀才(舉人)一說。他寫得一手好字,特好黃山谷體,所到之處,常有人求字,羌白李某曾有一幅郭堅所書對聯“鐵肩擔道義,辣手著文章”。縣城郗家曾懸掛過郭堅手書的四條屏,內容為:“清慎為官本,和平處世方,忠厚傳家久,詩書濟世長”。他還寫有一幅挽朋友的挽聯:“仰君堪稱范仲淹,愧我不及郭汾陽”。從內容到形式都堪稱佳聯,足以證明他的抱負及志向。他又好戲曲,尤好碗碗腔,吹拉彈唱,無所不通。《蒲城縣志》稱他文韜武略,并不為過。

    羌白老人講,郭堅儀表堂堂,身材魁梧,當年在羌白城墻上巡視,城外圍兵一槍可斃,陳樹藩惜才,總想活捉或招降,最后竟被突圍而去。郭堅說:“大筆寫大字,大人做大事。”羌白人猶有記憶。

    《蒲城縣志》載,郭堅“少有大志,膽識過人”,聞人談反清革命,遽起道:“這正是我輩之責!”又常說:“不為大將,必為大寇”,逢不平即拔刀相助。“刀客”與“哥老會”多與其來往。民國元年(19119月,郭堅與澄城耿直結為異姓兄弟,聚眾數百,占領同州,號稱“馮翊軍”,響應省城新軍起義。民國建立后,馮翊軍被編入陳樹藩所部陸軍第六混成巡輯營。民國四年(1915年)又舉兵反袁,任陜西第一游擊統領和陜西警備軍統領,第二年又任西北護國軍副總司令,同總司令高竣向全國發出《討袁通電》。民國六年(1917)夏,張勛復辟,他又奉陳樹藩之命率部討伐,進軍山西。陳卻急電至閻錫山說“郭堅叛變,請嚴加御防”,閻遂猛擊郭部,郭敗逃回鳳翔。10月,郭堅與耿直在戶縣成立了陜西靖國軍,分別任總、副司令,護法討陳。

    二,駐兵羌白

    民國七年(19182月,郭堅率部隊來到同州一帶,欲取同州為根據地。當時陳樹藩部王飛虎(王銀喜)團據守同州,郭屢攻不克,后退據羌白,他多次修書激辱王飛虎:“爾為渭北飛虎而不飛,為陳家走狗而不走。”王飛虎卻不為所動,始終不開城迎戰。

    羌白做為同州的河西重鎮,清代一直設有縣丞公署,墻高壕深,便于防守,郭堅便選擇這里作為據點,進可以攻大荔、朝邑,退可以撤守渭南、西府,實乃一軍事要地。

    郭堅駐守羌白后,羌白街上有錢人家幾乎都跑光了。東街王志敏(小名全娃)的家人來不及跑被捉住,伯母和母親便被要求給部隊做飯。樊家巷的得義父母和隊伍發生沖突,被士兵槍擊而死。郭堅自己駐在致遠堂(羌白最好的建筑),隨后部隊便來往于這一帶,要錢要糧食,搶錢搶糧食,給這一帶群眾帶來了極大的災難,因而這一帶人稱“遭郭堅”、“逃郭堅”或“郭堅反亂”。

    郭堅駐羌白,到麥收后便被陳樹藩包圍,困城中57天,靖國軍第五路司令高峻,第六路總指揮弓富奎,第三路司令楊虎城,郭堅第一梯隊隊長張鋒等,都曾增援,均未解圍。他又寫信求援于曹世英:“陳賊打我,你賊不管,我賊一死,你賊不遠”,外畫圓圈,意即陷入重圍,曹接信后,效“圍魏救趙”計,派兵西擊蒲城陳軍李天佐部,郭趁機雨夜突圍,后移兵鳳翔。

    民間傳說羌白逮娃為郭堅做飯,一不小心,一個磚頭落下來,打在鍋里,鐵鍋被擊碎,郭堅聞知,認為是不祥之兆(鍋同郭),便悉心尋機突圍。

    由于郭堅部隊禍害百姓,陳樹藩派兵包圍羌白,人們以為這下有救了,誰知陳樹藩部隊和郭堅部隊一樣,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,人們又編了順口溜說:“孝義糧子跑得歡(陳樹藩兵從西邊孝義來),一下扎到龍池庵,人民盼他打郭堅,他比郭堅還郭堅。”

    郭堅駐羌白后,除了搶劫財物外,影響最壞的就是搶女人。據說郭堅先看上了秀才梁道安的女兒,梁道安認為兵匪一家堅決不允,郭惱怒不已,只好放棄。后來又看上了原縣丞的女兒二珊,他軟硬兼施,最后把二珊弄到了手,羌白人傳說就在二珊大婚的時候,請了一些女人做嫁妝,梁道安的女兒也在其中,郭堅(或是他的部下)設計伺機奸污了她,梁女出身書香門第,冰清玉潔,受此屈辱,痛不欲生,最后上吊自殺了。悲慘的是,女兒赴死,梁父梁母就在面前,扶女兒上了吊,以示抗議。

    另一個羌白人叫張安真,郭堅部將看上了他的女兒素娥,張不愿意,偷偷帶了女兒逃到阿壽村親戚家,追兵找不見其女,最后竟槍殺了張安真。安真死后,一直丘在這家親戚家,十多年后才搬回羌白安葬。

    郭堅的一部將叫全生老六,是華陰人,又叫“華陰老六”,他瞅上了老劉家的女兒佩萱。該女聰明伶俐,心靈手巧,在鎮上頗有名氣,大兵到來之前,她已避到十里外南莊村的外婆家,誰知郭兵來后竟尋到南莊,佩萱藏于枯井中,最后還是被搜到弄走。

    郭堅的另一部將人稱唐兒李奓,他看上了一戶姓錢人家的女兒叫金童,便到錢家去搶,金童父母情急之下把女兒藏到了糧食甕中。匪兵也不尋找,只是捉到了金童父母要殺要剮,金童在甕中聽得真切,她怕父母受苦,自己從翁中出來,救了父母。金童后來到底跟了李奓,為他撫養了前妻留下的四個兒女,直到20世紀60年代在西安勞務巷家中去世。

    那一場兵災中,被搶的還有老葉家的女兒,她到底跟了誰,沒有人能說清了。

    三,兀蘭折兵

    羌白東北五里遠,有一個村莊叫兀蘭。

    郭堅部隊駐羌白后,要糧要款,村民面對持槍的士兵敢怒而不敢言。有一天,郭堅手下的幾個士兵騷擾兀蘭村,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強搶民女,村民積怨許久的怒火終于爆發了,一人喊打,眾人應之,民團團長張正舉聞訊趕來指揮,村民紛紛操起農械家具,奪了這些兵的槍,將他們趕到一個布袋巷里痛打了一頓。張訓斥亂兵:“回去告訴郭堅,再敢胡作非為,打斷你們的狗腿。”

    郭堅聞訊大怒,揚言要“血洗兀蘭”。羌白原縣丞與幾名紳士再三勸說,郭堅才算收心,但堅持要兀蘭人設席擺宴,賠情道歉。

    張正舉考慮再三,答應了這個要求。

    這天,赴宴的士兵來了。到村后,村民們笑臉相迎,拴馬接人進屋。這時,門外的村民已悄悄把馬匹趕到村北崖下的河灘地,只留下門口顯眼處的幾匹馬。

    席間,村民們勸酒,士兵醉意朦朧,口出狂言。這時只見張正舉猛拍桌子,叫“上菜”,話音未落,旁邊屋子閃出幾個小伙子,手拿斧頭、菜刀、長矛撲向郭兵。一軍官當即掏出手槍,向外跑,迅速躍上馬背,卻沒解韁繩,馬嘶鳴著圍樹轉圈子,旁邊追來的村民見狀,一锨上去,他當即倒下斃命。屋內,一個士兵剛掏槍抵抗,就被村民從背后連人帶槍緊緊抱住,做飯的廚子手提家伙,刀起頭落。最后一個郭兵,慌忙逃竄,剛出后門,就被藏在后門外的村民用鍘刀結果了性命。其余郭兵逃回了羌白。

    隨后,張正舉迅速指揮村民轉移,等到郭兵再來時,兀蘭已成一空村。只有張正舉一人堅守,他鎮定自若,聲稱一切由他負責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。郭兵頭目氣惱異常,綁了張正舉,拖在馬后在兀蘭周邊的梁家、坡上等村游街示眾。到后來,騎馬者(當地人)乘其他士兵遠去之際,砍斷繩索,策馬而去,謊稱村民劫走了張正舉。當郭軍人馬再度返回時,梁家、坡上和兀蘭村民迅速集結,鑼聲、喊聲四起,大有決一死戰之勢。郭兵一看不好,急忙帶隊回了羌白。

    當日,兀蘭村民在村南攏起一個土包,對外詐稱張正舉已重傷而死。第二天郭兵又來兀蘭,見到新墳才作罷,張正舉總算保住了性命。緊接著陳樹藩圍城,兵事正急,郭堅部隊出不了羌白城,兀蘭村終于躲過一劫。

    四,火燒洪善

    洪善村位于沙苑以南,渭河北岸,與羌白隔著沙苑南北相望(約三十多里)。郭堅部隊駐扎羌白后,便在這一帶征錢征糧,實施搶劫,方圓幾十公里像樣的人家都跑光了。王家莊一老人講:“當時我9歲,家中開著油坊,有三十多口人,錢不多,但有名氣。郭堅反亂,我們一家逃到了渭河以南的王家橋,后來又逃向段村,收麥時都沒敢回來。”

    郭堅有一個部下叫洛兒,是渭河南岸華陰縣南洛村人,郭部駐扎羌白,洛兒便借機回家。路過洪善村,洛兒眼饞洪善村富庶,便稱洪善人打他黑槍,接著便帶兵前來洪善村尋仇。洪善村曹家巷有戶姓曹的財東,家大業多,家人已逃走,曹財東換上破破爛爛的服裝混在窮人堆中,被搜出,逼要銀兩。曹財東咬緊牙關不說,洛兒便施以酷刑“點天燈”。點天燈時,將人的脊背用刺刀劃開,澆上精油,再用火點燃。曹財東受刑不過,跳到旁邊井里被撈出來,到底招出了埋銀地點。銀錢被挖走,曹財東被撈出來后不久就死了。洛兒臨出村,放了一把火,燒毀了洪善村東七家民房。后經村民撲救,大火熄滅,沒有再向村中蔓延。

    此后,這一帶人提起郭堅,沒有不驚心的。人們無可奈何地說: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攢下錢給郭堅。

    四,郭堅之死

    郭堅從羌白突圍后,駐兵鳳翔。他在鳳翔創立了右輔中學,發展教育,又成立了農會,天足會,提倡男女平等,實施放足運動等等。史家盛贊:遠慕孫中山之革命,近憤陳樹藩之禍陜。樹靖國軍之旗幟,據鳳翔形勢富庶之地,縱橫渭河南北及關中地區,電馳雷轟,驍勇絕倫,正義之處,頗為進步人士所推崇。

    1921年,直系軍閥閆相文率馮玉祥督陜,他們對靖國軍采取了又拉又打的手段,欲強行收編。而郭始終不卑不亢,令馮玉祥很是擔心。馮于是積極向閆相文建議,除掉郭堅,以震懾陜西各路軍閥。813日,馮玉祥以土匪的名義誘殺郭堅于西安西關軍官學校。

    時隔幾日,824日拂曉,閆相文吞鴉片自殺于官邸中。原來,吳佩孚本想收編郭堅,卻聞郭堅被殺,大為惱火,閆相文非常難堪,無法解脫,遂自殺。而馮玉祥則在十多天里由少將旅長升為上將師長。

    郭堅死后,頭顱被掛高桿示眾,他的家人和部下舍命偷回,葬于故鄉蒲城平虜廟郭家村的原野上。

    《西北革命史征稿》稱:郭堅之死,陜民哀之亦快之。可見他帶給人們多么復雜的感情與反應。

    正像時人挽郭堅所寫的:

    生性不尋常允推當代英雄漢,

    蓋棺難定論須待他年太史公,

    惜哉,關中怪杰!

    (故事來源,2007年羌白東街92歲老翁王志敏(全娃),西街87歲老媼馬玉賢,梁家莊李寶劍,已故老人梁三元,蘇村97歲老翁王錫爵講述)

     

     


    上一篇:關西大漢小考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相關評論

     同州網(www.lvduhuamei.com) © 2011-2019   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地址:陜西省大荔縣豐圖大道(東環路)南段   電話:18091366983  

     Email:webmaster@tz269.com    技術支持:同州網絡傳媒

     陜公網安備 61052302000130號
    陜ICP備12004143號-1
    日本高清一区免费中文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