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kbd id="geewa"></kbd>
    •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  設為首頁

    增強國家安全意識 自覺維護國家安全

    大荔故事

    朱晦生與張重義

    時間:2020/11/24 19:54:54   作者:王鎖學   來源:同州網   閱讀:615   評論:0
    內容摘要:朱晦生,原朝邑平羅朱村人.經中國共產黨黨員李志謙,黨文伯介紹,1927年6月加入黨組織,時年22歲.張重義,原朝邑西高明村人,經共產黨員李志謙,朱晦生介紹,1927年7月加入黨組織,時年19歲.早在加入組織之前,兩人就已相識.26年的冬天,他們就是同事了,一個任朝邑縣農協軍事委員,一個負責農運宣傳..重義小晦生3歲,,...


    朱晦生,原朝邑平羅朱村人.經中國共產黨黨員李志謙,黨文伯介紹,19276月加入黨組織,時年22.

    張重義,原朝邑西高明村人,經共產黨員李志謙,朱晦生介紹,19277月加入黨組織,時年19.

    早在加入組織之前,兩人就已相識.26年的冬天,他們就是同事了,一個任朝邑縣農協軍事委員,一個負責農運宣傳..重義小晦生3,,稱晦生為"朱大哥".大哥與小弟,當年都鬧過學潮,是高平鄉一帶赫赫有名的人物,志同道合,才兼文武,很有影響力.

    兄弟倆努力工作,27年春,全縣第一個村級農協就在平羅朱成立了.那一天,朱晦生親書對聯:"民生完全靠地,耕者要有其田.’橫額:”勞農神圣然后張貼于土地廟前.他書法師魏碑,筆力遒勁,使會場更顯莊嚴.那天到會的人很多,平羅黨,平羅雷,王家斜村的人也趕來觀看.大會由張重義主持,朱晦生發言..晦生身著灰色布衣,打著緊繃繃的綁腿,腰面挎把盒子槍,威風凜凜,儼然將帥相.他一個箭步跨上臺去:”農友們!’聲音很大,很宏亮,很清脆,在場的人都被他那聲音震住了,會場一下子靜了下來,”我們農民,東山日頭背到西山,夏天曬得脊背起皮,冬天凍得手裂口子,打下的糧食呢?多半都叫官兵和財東家拿走了.”他手頭沒有講稿,也沒有紙片,但卻講得頭頭是道,句句說在了在場人的心窩里,”勞動的吃糠咽菜,不勞動的細米白面,誰為我們講理,誰給我們主持公道?”講到這里,他頓了頓,又慷慨激昂的講了起來,”農協就是為農民作主,為農民撐腰的地方.抗糧抗稅,減租減息,打擊土匪惡霸,打擊貪官污吏,這就是我們的的目的..大家說,成立農協好不好?”春寒節令,身穿破衣爛衫的農友們,聽著這貼心窩子的話,,心頭熱呼呼的,個個都被融化了,陶醉了,似乎沒有人覺得要回應,大約寂靜了兩三分鐘,,會場上才突然爆發出雷鳴般的喊聲:”!”這次大會,正式選舉出了農民自己的組織,會長,朱官鎖.委員,謝月林,朱西平,謝永義等.時隔不久高平鄉農協也成立了.

    1928年春,朱晦生與張重義協助鄉農協串連了20多名進步青年,組建了一個"哀鴻劇社"宣傳新民主主義.每次演出,晦生都要在戲樓兩旁書寫一副對聯:"哀鴻遍野,嗷嗷待哺,赤地千里民不聊生.”而重義呢,既是劇社總指揮,又是演員,報幕員.在舞臺上,他們倆十分活躍.

    與此同時,兄弟倆還根據上級指示,協助鄉農協“建立地方武裝”。在平羅雷,他們組建了一支由雷甲午牽頭的有30多人參加的秘密武裝隊。九三起義時,這支隊伍被編成獨立營,轄400多名士兵。在東高城,他們說服了紅槍會頭領王益山,讓他們統一在農協旗下接受農協指揮。

    王益山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,他治下的紅槍會紀律嚴明,深受當地老百姓擁戴。他治軍有方,曾專門請拳師王金堂訓練部隊。每天清晨,隊員們都要在大廟前集合,即使是數九寒天,也要赤裸上身,口念咒語,先行排刀(在肚皮上砍三下)再練拳技。因此,這支隊伍戰斗力極強。同為一方平安,王益山是贊同農協主張的。因此,當朱晦生和張重義找到他時,三人真是一見如故,相知恨晚,很快就達成了協議

    彼時,高平鄉有兩個土匪i,一名劉德潤,人稱南霸天,一名張秋元,人稱北霸天。兩名土匪狼狽為奸,橫行鄉里,燒殺搶掠,奸淫婦女。還強行拉走了南劉村劉壽成家的大黑騾子。老百姓敢怒而不敢言。

    新官上任三把火。高平鄉農協的第一把火就指向了張秋元和劉德潤。報情上級批準,經過縝密偵察周密部署,一天夜晚,朱晦生與張重義兵分兩路,親自帶隊逮捕了南霸天和北霸天。鄉農協廣發海報,宣布擇日在西高明演完戲后,以紅槍會的名義處決兩名罪犯。

    行刑的日期到了。那一天,戲臺下人如潮流。戲散后,兩名紅槍會隊員腰扎英雄帶,手持扎著紅櫻的長矛和大刀押著二匪向村南溝坡頭走去。人們緊隨其后爭相觀看。孰料途經南廟洞子前時,發生了意外。兩名暗中受賄的隊員故作失手松掉了繩子,南,北霸天趁機亡命逃竄。說時遲,那時快,張重義一看情急,手持長矛拔腿就追,幾步就追到跟前。他眼疾手快,一桿子就從前胸刺到后背,將南霸天捅死在土埝子下。連在一條繩子上的北霸天墜倒在地,被隨后趕到的朱晦生一刀斃命。兄弟倆指著二匪的尸體厲聲說道:“誰敢欺壓老百姓,這就是下場。”看著兩具血淋淋的匪尸,被反剪著雙手的兩個叛徒嚇得面如土色,戰戰兢兢。

    合陽駐軍中央軍某部團長劉緒兒治軍不嚴,常有部下四處游竄,禍害老百姓,尤以一位跛子營長為甚。這些兵痞每到一地,搶劫綁架,糟蹋民女,強買強賣,白吃白喝,還在老百姓的莊稼地里放馬。跛子營長來了,要錢要物,要草要料,無惡不作,橫行霸道。搶來的豌豆倒在房檐下叫馬吃,吃不完就都糟蹋了。更可恨的是,劉緒兒得寸進尺,反而跨縣向高平鄉攤派糧款, 索要6000大洋,限日繳納。

    朱晦生與張重義得到消息,立即從朝邑返回高平,同王益山接頭,派人約劉緒兒與714日到西高城談判。他們還派隊員散發雞毛傳帖,相約各村紅槍會前來助陣。14日清晨,各村隊員列隊西高城大廟前的廣場上,約有1000人之眾。中午十時許,劉緒兒帶衛士十余人騎馬挎槍氣勢洶洶的來了。他一進村,就命令衛士朝天連開三槍,虛張聲勢,狐假槍威。但是,一進會場,這個色厲內荏的家伙一下子就心虛了。站在進場通道兩旁的紅槍會隊員威風凜凜,個個怒目圓睜,人人義憤填膺。穿過這刀光劍影的陣仗,這位團長早已是戰戰兢兢的了。來到談判桌前,朱晦生與張重義輪番向他責問,據理陳述,劉團長只好點頭哈腰,惟命是從,親口答應不再攤派糧款,不再禍害老百姓。

    正當農民運動轟轟烈烈開展之際,誰也沒有想到,1928年秋,國民黨嚴令封殺所有農協,大革命遭遇失敗。上級組織緊急部署,安排共產黨員轉入地下工作。張重義去了延安,朱晦生去了濟南。去濟南的“朱大哥”肩負重任,組織讓他打入敵營,在韓復渠部下當了個準尉書記官。

    兄弟倆從此分手,在不同的戰線上,共同經歷了八年抗戰的烈火淬煉。,直到解放戰爭打響,他們相繼戰死沙場,再也沒有見過面,這對情同手足的革命戰友,都沒有等到勝利的這一天。“壯志未酬身先死,長使英雄淚滿襟。”

    解放后,人民政府追認二人為革命烈士。網上查詢大荔縣近現代名人史得知,朱晦生,犧牲于1948年清明節前,時年43歲。張重義,犧牲于194737日,時年39歲。

    2005年,一行數十人乘坐小轎車來到了平羅朱村。聽村民們說,這些人是前來聯系為烈士立碑的,有他的生前戰友,也有他的后代子孫。不知何故,此行未能遂愿。小轎車開走了,再也沒有回來。

    比他幸運的是小弟張重義。2006年,在烈士誕辰100周年之日,張重義的兒子張忠謀舉行隆重儀式,為父親樹碑立傳。2019年,張重義的女兒出版了《我的童年在延安》一書,如實記述了父親和同時代革命者出生入死的戰斗經歷,告誡我們要和平思源。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。

    回頭再說說朱晦生.20153月,解放軍出版社發行了一本傳記文學——《尋找朱晦生》作者朱曉平在書中描寫了1929——1948年烈士的秘密活動。人們耳熟能詳的電視劇《潛伏》劇中代號為“深海”“峨眉峰”的余則成,原型就是朱晦生。編劇劉海永回憶,開始搜集材料時,他并不十分關注朱晦生。后來隨著調查的深入,忽然發現了這個人物的偉大。他深入虎穴,潛伏敵營20年,為革命勝利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“黑暗中,他悄悄的來了,黎明前,他靜靜的走了…”

    朱晦生與張重義,兩位鐵骨錚錚的革命先輩,兩位響當當的鐮山漢子,你們是家鄉人民的驕傲。家鄉人民敬重你們,鐮山金水記著你們,共和國也不會忘記。


    上一篇:鉄鐮山上的地下黨員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相關評論

     同州網(www.lvduhuamei.com) © 2011-2019   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地址:陜西省大荔縣豐圖大道(東環路)南段   電話:18091366983  

     Email:webmaster@tz269.com    技術支持:同州網絡傳媒

     陜公網安備 61052302000130號
    陜ICP備12004143號-1
    日本高清一区免费中文视频